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影庐书影话

读书、观影 文章版权所有 联系:stevenzh1189@163.com

 
 
 

日志

 
 
关于我
mp

杂志编辑,书迷影迷,业余翻译和写书评,译作为《小津》、《乡关何处: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和《日本恐怖电影》等,书评发在《南方都市报》、《都市周报》等报刊上。

网易考拉推荐
 
 

20120222 淡泊底下  

2012-03-20 21:33:56|  分类: 白己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山时,见山道上每隔不远设有一长凳,供游人歇脚。我们走走停停,不时也坐一坐凳子,停下脚步,放眼四望,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也随便说说话。随手带了一本鹤西的《初冬的朝颜》,得空就随意浏览两篇。扬之水总结鹤西的文字总结得好,“超然物外的洒脱通达与立足人间的一丝不苟,全都在这里了”,并说他明净莹彻的文字底下,有着五柳先生的淡泊与不淡泊。这回读这本书,从最后面翻起,留意的是倒不是其淡泊的一面,反而是淡泊底下愤激一面,虽则是掩映在平和的文字底下,但细心读还是很容易发现的。在《诗人苏民生》一文中,他说自己长久记得苏民生的一首诗,其中两句更是难忘:“故国呵/我愿您荒凉/不愿意你肮脏”,结末一句点出了作者的心情:这呼声,不正是一个忧伤的心灵无可奈何的呼唤吗?书中正多鹤西这样无可奈何的呼唤:在为废名的《纺纸记》写的序文中,谈到废名从早期的微笑堕泪到后期对人世的更多关注,特别引了废名《莫须有先生坐飞机以后》对于中国的事情所下的结论:“中国不是外患,是内忧”“官是可贪而可怕,官不知道为什么做官而可怕,官不爱民而可怕,人到了无爱人之心,则凡事可怕”。鹤西特别拈出这些观察,并说这是废名所写,而他在半个世纪之后重读,感觉小说并未终篇。“并未”两字,可圈可点,鹤西的所有感慨都在这里了。

《春节买花》一文结尾写农民在百货商店门口卖花,但管市场的人来了,说,“你们还没有走?!不是刚才卖了几十块钱吗?拿两块钱来,快走!”这段话使我们蓦然惊觉“城管”并非今日的现象,早就存在了。从《全班不及格所想到的》一文写他外孙女班上政治课考试,全班没有一个人及格,他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政治课的影响是远不如良好的官风与民风的”。像这等感慨在《初冬的朝颜》在在多有,现在细细体味,仍令人难免五味杂陈。鹤西先生谦称自己为“野花野菜”,然而野花野菜立足之处,正是广大世间,所以他和社会不隔,与正儿八经的文人不同,对我而言,他最难得的是“天上人间处处值得关情”淑世情怀,文字之明净倒在其次。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