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影庐书影话

读书、观影 文章版权所有 联系:stevenzh1189@163.com

 
 
 

日志

 
 
关于我
mp

杂志编辑,书迷影迷,业余翻译和写书评,译作为《小津》、《乡关何处: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和《日本恐怖电影》等,书评发在《南方都市报》、《都市周报》等报刊上。

网易考拉推荐
 
 

20120202 菜薹情结  

2012-02-20 21:52:38|  分类: 白己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0202 菜薹情结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胡子胡续冬和阿子夫唱妇随,合力为菜薹唱赞歌,胡子以一贯的夸张笔法为武汉的洪山菜薹吹擂:“在尝过洪山菜薹以后你就会明白,以前你吃到的都是普通菜薹或者二逼菜薹、苦逼菜薹,只有洪山菜薹才是响当当的文艺菜薹:薹茎状伟、肥嫩脆爽自不必说,最难得的是它不但没有一般紫菜薹的苦味,反倒有一股难以捉摸的清甜,入口之后像文艺女青年一样回味无穷却又难以驾驭。性急的人,生吃洪山菜薹都会觉得比水果还可口。阿之用字比较有节制,但在《菜之甘纯》对菜薹的赞美同样高,与乃夫不同,她喜欢的是白菜薹:“白菜薹这种东西,可以叫做白菜的“天鹅之歌”,抽薹的时候能量全部集中在菜薹里。合适的时候采摘,口感脆甜无比,蘸不蘸调料,光用清水煮一下,对于我来说,就是冬季蔬菜十佳之首。”

对于好菜薹者来说,对他们的形容自然会报之一笑,流露出深切的共鸣。自从数年前无意中吃过白菜薹紫菜薹后,它们就成了我念念不忘的美丽食物。当时在一家小报做编辑,报纸是周报,每周五编辑部都会到印厂做最后的校对,午饭就印厂附近解决。印厂附近恰好有一条食街,总编大人大概也是个识饮识食之人,每周会换一家餐馆,尝试各地不同的菜式,有一回是在一家湘菜馆,不知谁点了白菜薹还是紫菜薹,其甘甜爽脆,几乎令味蕾无法抵挡,脑子自动为它们存了档,再也删削不去。以至于以后每进湘菜馆,不拘任何时节,都会问服务员,有没有白菜薹紫菜薹,闹出大笑话,不知道菜薹只在冬季的时候才有。菜薹和小炒肉,大概是印象里对我最具有吸引力的两款湘菜。

  有一位绍兴来的同事,也和我一样是不拍不扣的嗜菜薹一派,后来各奔东西,在网上还是偶有联系,不时还回忆一下过一起做报纸的岁月,交谈的最后当然不忘重提菜薹之美,语气中总是流露万二分的遗憾。同嗜菜薹之余,我们也互相交流越剧。我是初入门,沉醉于小百花不可自拔,她的家乡绍兴是越剧之乡,对越剧的了解她自然比我这个井底之蛙和门外汉深厚多了,竭力向我推荐小百花之前的那些名家名派,不在一起做事后,她后来也还偶然向推荐越剧,给我寄一些她自认为不错的越剧光盘。越剧和菜薹一样,一旦沉迷就不可能丢得开,菜薹甘纯,越剧甘醇,对于我这种人生没有什么大追求的人来说,它们正是人生中最为丰美的“小确幸”。现下我听着何英的唱段,忽然想起那位绍兴的前同事来,现在,她大概吃到了更多美味的菜薹了罢。

  评论这张
 
阅读(8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