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影庐书影话

读书、观影 文章版权所有 联系:stevenzh1189@163.com

 
 
 

日志

 
 
关于我
mp

杂志编辑,书迷影迷,业余翻译和写书评,译作为《小津》、《乡关何处: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和《日本恐怖电影》等,书评发在《南方都市报》、《都市周报》等报刊上。

网易考拉推荐
 
 

20120131 荻上直子疗愈系  

2012-02-18 18:28:20|  分类: 白己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0131 荻上直子疗愈系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母亲河》海报

 

看松本佳奈的《母亲河》,根本和大森美香的《游泳池》一样,属于荻上直子系的电影。谁能忘得了荻上直子的《海鸥食堂》和《眼镜》呢?《母亲河》不但剧情和荻上直子这两部电影及《游泳池》一脉相承,最重要的是,演员几乎都是同一组人马:小林聪美、罇真佐子、加濑亮、市川实日子、光石研,都是前面几部电影的熟客,这部电影少了《海鸥食堂》中的片桐入,但是多了小泉今日子,而她的气质能动能静,能够和电影的性情气质契合无间。

    也只有日本人才有这种能耐,对一个题材一拍再拍吧。整部电影从头到尾可以几乎完全没有情节,完全呈现一种氛围,一种情调,或者说,一种生活态度或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就是:人物们都愿意抛离典型日本城市人的生活,甘心情愿来到某个地少人稀的地方(《海鸥食堂》是芬兰,《游泳池》是泰国清迈,《眼镜》和《母亲河》日本偏远小镇),过一种散散淡淡的生活。《母亲河》中的小镇,据说在京都附近,与其说是一个小镇,不如说是一个小村更为确切。片中的几位主角,都独自开着一家店(小林聪美卖威士忌,加濑亮做木工,市川实日子卖豆腐,小泉今日子开咖啡馆,光石研开澡堂,只有罇真佐子最是清闲,每天在村中各位闲闲地走来走去),各自成为对方的客户,然后互相认识,闲闲地交谈,甚或聚于一起闲聊或饮饮食食。她们的店客人似乎并不多,然而她们并不在意,似乎赚不赚钱并不是她们的目的,只是有一份活计,寄托一份心情即可,间中养花莳草。与其说她们是在工作,不如说是在闲闲过日辰,或者如《海鸥食堂》的主角一样,在修行。

    片中的闲人生活实在让我羡慕不已。小林聪美只卖威士忌酒,其实她有别的擅长的手艺,但她就是只愿卖酒,理由是为了省事。小泉今日子同样只卖咖啡,尽管偌大的咖啡馆,客人只疏疏落落两三位,她似乎不介意。更有意思的是,她甚至教来店里的客人如何煮出芳香的咖啡,完全没有考虑客人学会了煮咖啡就不再光顾了。同样的,市川实日子只做豆腐、卖豆腐,镜头拍了她在清水中一手托着豆腐,另一只手用刀轻轻切开的镜头,气定神闲。

20120131 荻上直子疗愈系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母亲河》剧照 

    这些人不期然会到别的人的店中串门,比如,市川实日子会去小林聪美的威士忌店喝酒,也会到小泉今日子的咖啡馆喝咖啡,做木工的加濑亮则更是威士忌店的常客,开澡堂的光石研也会抱着孩子到小泉今日子的咖啡馆喝喝咖啡,而加濑亮、小泉今日子和小林聪美也会到市川实日子的豆腐店喝一碗豆腐。因此,这些店不只是店,而更像是社交场所,供这些从不同地方来到这同一个小村的人们交流生活的体验。
   这里最有意思的是罇真佐子扮演的老太角色,事实上,她在《海鸥食堂》、《眼镜》和《游泳池》中,都是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在《母亲河》中同样如此。如果说,这几部电影都没有一个情节,松松散散的话,那么使整部电影形散神不散的神,就是她了。这位老太太,慈祥而神秘,市川实日子的豆腐店原本没有堂食这项服务,是她的提议下,才有了这项服务。她第一个搬了一条凳子,坐在豆腐店门外,一边吃着豆腐,一边眯缝着眼看风景,这成为片中最为悠闲最有情趣的一个场景。在她的带头下,小林聪美、加濑亮、小泉今日子等人都学会了慢条斯理地坐在凳子上一边吃豆腐,一边打野眼,忽然发现了悠闲生活之美。

20120131 荻上直子疗愈系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母亲河》剧照:小林聪美在摘花 


  不仅如此,这老太太过日子随性之极,逍遥之极,她可以买单请年轻的小伙子坐下来吃豆腐,又在威士忌店里请他喝酒,更经常带着澡堂店老板光石研的婴儿在村里到处走走,让可爱的小婴儿在咖啡店、在豆腐店激活气氛。更有甚者,她还有一个神来之笔,将一把大椅子搬到村口的草地上,面对着小溪,面对着樱花树,面对着平畴广漠和山川,路过的人可以随意坐在这把椅子里,可以闲眺,可以发呆,甚至可以沉沉睡在这里。

如果如何要概括这些电影的主题,可以是慢生活,可以是审视自己的内心,可以是心灵的放逐,当然也可以说是追求一种“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的生活,换句话说,就是“归园田居”。在我们这些每天在都市中忙忙碌碌的人来说,这不啻是一种神仙的生活。

但这样的生活真的能永远持续下去么?电影以片中的个小伙子的生活作了一点提示。起初,他是澡堂的小伙计。随着电影的进行,他在离开和留下之间举棋不定。到影片的最后,他终于还是离开了,这暗示像这样一种融融泄泄的宁静生活存在着变化的可能。另一个场景也很有意思,小泉今日子、小林聪美和市川实日子在一起玩,期间揭开了三人都从外地来到这个小村,市川问起今后有没有可能永远呆在这里,另两人都没有回答,但都若有所思。事实上,如果她们的店每天的生意都是那样惨淡的话,我们可以想象,她们事实上不太可能永远闲人般地活在这个平静的小村里的。

电影在这里将答案交给了观众,由他们代为回答。不,电影事实上在此对观众提出了一个问题:你,究竟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没有省思的生活不值得过,这大概是荻上直子系电影的要旨。

这是每个人都要问自己的一个问题,特别是,在这个节奏飞一般的时代,这个问题非常重要。这样理解的话,《母亲河》就超越了单纯的疗愈系电影的简单标签,而具有令人省思的内涵。

  评论这张
 
阅读(18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