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影庐书影话

读书、观影 文章版权所有 联系:stevenzh1189@163.com

 
 
 

日志

 
 
关于我
mp

杂志编辑,书迷影迷,业余翻译和写书评,译作为《小津》、《乡关何处: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和《日本恐怖电影》等,书评发在《南方都市报》、《都市周报》等报刊上。

网易考拉推荐
 
 

2011读书笔记24:日本古典文学的中译之争  

2011-08-14 09:57:58|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读书笔记24:日本古典文学的中译之争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2011读书笔记24:日本古典文学的中译之争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2011读书笔记24:日本古典文学的中译之争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2011读书笔记24:日本古典文学的中译之争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林译日本古典文学系列:《源氏物语》、《伊势物语》、《枕草子》和《十三夜》
 
 
 

 

 

在港台久负盛名的林文月译《源氏物语》、《伊势物语》、《枕草子》、《十三夜》于近日引进简体版,再度使《源氏物语》的林译VS丰译、《枕草子》的林译VS周译的比较争论热了起来。

林文月在《源物物语》的洪范新版序言说她于一九七三年开始翻译,每年出一本单行本,一九七八年五卷本译竞。当她翻译这本巨著时,她事实上不知道,早在六十年代,丰子恺先生大陆这边已经开始翻译了,但由于十年文革,丰译本反倒直到一九八三年完整出齐,成书时间反倒在林译之后了。她庆幸的是,当年翻译时不知有前辈大家在翻译,否则的话早就偃旗息鼓了。某种程度上,我们也要庆幸她当初不可能看到丰译,使得我们现在在丰译本之外,另有一种译本可供选择。

有意思的是,丰译的《源氏物语》由于牵扯到另两位日本古典文学翻译大家周作人和钱稻孙,刚一译出就免不了被比较被批评的命运。据文洁若《我所知道的钱稻孙》一文,出版社原定由钱稻孙翻译《源氏物语》,钱氏也翻译了最初的五帖,但因故改由丰译,钱则改译近松门左卫门和井原西鹤的作品。后文洁若将丰译的第一卷整理完毕,请钱稻孙和周作人校读,两人各提出了许多意见,钱稻孙意见不得而知,周作人则很显然认为丰译不好,他的批语很严厉:“发现译文极不成,喜用俗恶成语,对于平安朝文学的空气,似全无了解。对于丰子恺氏译源氏,表示不可信任”、“原译文只配写双珠凤说书,以译源氏岂不冤苦”。后来又在致鲍耀明信中说:“十三妹(作家名)最近论丰子恺,却并不高明,因近见丰氏源氏译稿乃是茶店说书,似尚不明白源氏是什么书也”。周认为丰译“俗恶”,但出版社负责人楼适夷反倒“以俗恶为佳”,最终还是用了这个版本。

周作人是翻译大家,他对丰译本的批评显然是丰的译笔不对自己的路。但“茶店说书”的说法可能恰恰反映了林译的追求,那就是讲求通俗易懂,所以他多用成语,且根据中国章回小说习惯,常用“话说……”等习惯,书中的诸多和歌,他采用中国五言、七言古诗的形式来对译,是为了合乎读者的口味,另一说法是避免注解,因此翻译时不拘泥于短歌中的字义,用了中国诗文的形式来表达原诗的神趣。当然对于能否成功,他自己也没有把握。周作人对他的批评有一定道理,但只能说两人的追求和旨趣不同。事实上,自一九八三年《源氏物语》丰译三卷本出来,即已经成为中国内地读者阅读、了解这本日本古典文学名著的主要译本,坊间后来虽陆续出了十多种《源氏物语》译本,诸如殷志俊、郑民钦、梁春、姚继中、王烜等人译本,但很显然这些译作都参考了丰译,且几乎没什么大的影响。丰子恺先生翻译《源氏物语》的成绩,显然是不应该被低估的。

不过丰译确实说不上完善,最主要的是没有说明他翻译所据的底本是什么。相比之下,林文月的版本就权威得多。她所据的是由日本“源学”权威所选定的注译本,另外参考了与三位著名作家谢野晶子、谷崎润一郎以及圆地文子的译本,同时还参考了阿瑟·韦理和爱德华·赛登斯迪克的英译本,这为她译《源氏物语》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周作人说丰子恺无法捕捉平安朝的风气,林文月总结紫式部的写作风格为:雍容典雅、缠绵优闲,时则典雅,时则隽永。在这一点上,作为治六朝文学、同时也是散文名家的林文月确实有先天的优势,较丰译本确实更能触摸到《源氏物语》典雅、哀伤、缠绵、细腻的平安王朝女性作家的气质。但我们不能够因此抹杀丰译本,我觉得学人陈星的看法是比较中肯的:“两个译本各有特色,从学术研究上着眼,当以林文月的译本为佳。若从通俗性上考虑,丰子恺的译本也许更适合一般读者大众之口味。”

《枕草子》与《源氏物语》堪称平安朝文字之双璧,林文月译了《源氏物语》,自不能不译《枕草子》。她于一九八五年开始翻译这本书。与译《源氏物语》类似的是,她是在自己的译文成书数年后,才看到大陆出版的周作人的译本。值得留意的是,两人的译文在章段方面不同,如周氏译文全书共有三零五段,而林译为三二三段,林文月指出,这是因为原著版本颇有歧异流派,两人所据的底本不同的缘故。也因此,两人的译本可以说是大体相同而小有歧异,给读者阅读带来不同的兴味。

说到两个版本的翻译风格,周氏偏重直译,林显然更偏向意译,然而却不好定它们的优劣。林译法和其译《源氏物语》一脉相承,突出的是清少纳言的闺阁的典雅风情和平安朝女性幽微婉约的旨趣,更有古意,周译则和其日本俳句一样,冲淡平和,似乎更能直抵被紫式部目为“端着好大的架子、自以为是”的清少纳言的天真爽朗、旷达、直白、敏感、闲适的心性。各有千秋,也不必分出高下,如有空两个译本都一一细读,或许更能得清少纳言文字三昧。

至于林译的《伊势物语》和《十三夜》,其实内地同样有过相应的译本,前者有丰子恺的译本,后者则有一九六二年萧萧译的《樋口一叶选集》,但意外的是这些译本之间却不见读者拿来比较,大概作为歌物语的《伊势物语》没有《源氏物语》《枕草子》名气大的缘故。而论到后者,则是因为萧萧的译本年代太过久远,大概没有多少国内读者读过,因而无从比较起。林译《十三夜》收录樋口一叶十篇小说,《樋口一叶选集》则收录八篇,此外还收录了樋口一叶的日记,极具价值,这本书最近由万卷出版社重印,改名《青梅竹马》,不过只收录了小说,没有收入日记,殊为可惜。试比较两人的译笔,林文月仍然一贯的典雅,萧萧译笔则更为口语化,各擅胜场,却又都有遗憾,最大遗憾是林译和萧译都没有译齐一叶的小说(共二十二篇),林译没有翻译一叶的日记,又是另一遗憾,因为一叶曾留下大量日记,内容或长或短,对了解当时的日本文坛,她个人的创作心路,都是极其珍贵的教材。期待能有更新更全面的樋口一叶作品的译本。

 

关于林译、丰译和周译日本古典文学的比较,最终而言,都可以归结为翻译风格的比较:是直译还是意译好、翻译该做加法还是减法的问题,其实这也是关于翻译的最常见争论,只要有翻译,就会一直争论下去。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对于村上春树的中文译本孰优孰劣的争论,同样是这个问题的重演。或许,我们只能说,多一个译本是好事,让读者多了一种选择,至于译本的好坏,就让时间去检验吧。

发于深圳《晶报》

 

  评论这张
 
阅读(24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