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影庐书影话

读书、观影 文章版权所有 联系:stevenzh1189@163.com

 
 
 

日志

 
 
关于我
mp

杂志编辑,书迷影迷,业余翻译和写书评,译作为《小津》、《乡关何处: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和《日本恐怖电影》等,书评发在《南方都市报》、《都市周报》等报刊上。

网易考拉推荐
 
 

2011读书笔记16:变色龙村上龙  

2011-05-31 15:06:33|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上海译文出版社一口气推出村上龙的五部小说:《网球公子的忧郁》《寄物柜婴儿》《69》《最后的家庭》和《战争在海对岸开始》,使得与村上春树并称“双村上”的村上龙摆脱了此前只有两部作品被引进中文版的尴尬。据悉,上海译文已经购下村上龙十多部作品的版权,现在,他是否可以复制他在日本不亚于村上春树的成功和人气?

2011读书笔记16:变色龙村上龙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著名作家、导演及多栖文化人,开创了“透明族”写作的村上龙近照

   

  村上龙。村上隆。单听名字,很容易弄错,一下子就想到那个跨界LV,打造出可爱花朵、樱桃等图案的艺术家村上隆。

  村上龙。村上春树。叫村上的,日本也有两个鼎鼎大名的,而且都是作家。

  有人说,摇滚村上龙、爵士村上春树。村上龙自己不置可否,说我摇滚就摇滚呗。

  1952年,村上龙生于日本长崎县佐世保,比村上春树小4岁。朝鲜战争后,佐世保成为美国海军基地,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对当地人产生很大影响,他当然也如此。

  1967年,他考入佐世保北高中。这个时期,日本学生反对日美安保条约签订的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佐世保因其特殊地理位置,同样不断发生抗议美国军舰停泊的示威游行,这些事件,深深地影响到村上龙,成为他成名作中的时代大背景,时不时地就会出现军舰、大海的场面。

  1970年,村上龙高中毕业,他开始写作,并组织乐队,积极参加戏剧表演、拍8毫米电影等活动,之后他来到东京,在一家美术学校学习摄影,由于过分活跃,两年半后被学校开除。他随即来到东京福生地区的美军横田基地,过了一段放浪形骸的嬉皮生活:酗酒、吸食大麻和开疯狂性派对,样样都来。

  1972年,也许是对这种生活厌倦了,他决定继续学习,考入东京武藏野大学继续校园生活,同时开始发表作品。

  1976年,他的小说《无限近似透明的蓝》横空出世,以其争议性的过激内容震动日本。小说可以说是他在美军基地生活的自传式写照:一群青年男女,终日流连于美军基地,无所事事,沉迷于群交、毒品、酒精、音乐与飙车。他们的口头禅是“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什么时候死我都不在乎,根本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2011读书笔记16:变色龙村上龙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村上龙作品:《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张唯诚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结尾,主角龙用玻璃碎片划破自己的胳膊,迎着黎明的阳光,透过边缘残留着血迹的玻璃片,他看到了“无限近似透明的蓝色”。

  小说赢得了群像新人文学奖,又引发了芥川奖评委间的激烈争执,最终在争议中赢得第75届芥川奖,当年就销出100万册。到2005年,这本书在日本的销售量超过350万册,现在每年还以1万册的数量增长。

借这部小说,村上龙无意中开创了一个文学流派——“透明族”。小说被拍成电影后,这个词更广为流传。所谓的“透明族”作家,往往以无立体、无伦理、无价值判断的文体来表达一种感觉,以此颠覆传统的纯文学制度。

  同年,他与电子琴家高桥田津子结婚,1977年,他从武藏野美术大学休学,专职写作。

  1977年的《战争在海对岸开始》可说是《无限近似透明的蓝》的续篇,小说透过一个青年的眼瞳映现大都市腥秽、腐烂、混乱、堕落的一面,描绘城市人被焦虑、迷乱、灰暗、欲望、毒品、寂寞咬噬的心灵。整部小说仿如一则末世寓言,道尽现代都市华丽表皮下的虚妄堕落。

2011读书笔记16:变色龙村上龙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村上龙:《战争在海对岸开始》,栾殿武译,上海译文

 

  在检讨物欲横流的现代都会世界时,他特别怀念单纯的高中岁月,并将它写进了1984年的小说《69》。与上述两部作品的沉重压抑不同,《69》以轻逸的调子讲述了高中的他受1969年法国五月革命的影响,召集一群同学举行“封锁校园”的“造反”活动,表面看是对学校当局的反抗,实则是为了取悦一位漂亮女生,结果使自己被无限期停学。

2011读书笔记16:变色龙村上龙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村上龙作品《69 sixty nine》,董方译,上海译文

 

  这段少年叛逆事件虽然充满滑稽色彩,但融入了纯情、摇滚、梦想与背叛、热血等青春的美好元素,又表现了他毕生都在提倡的“反抗大多数”的理念。

  这几部小说奠定了日后村上龙小说的基本内容:描绘高度物质化的现代大都会的世相、任感觉肆意流淌不依附任何价值、虚无感幻灭感、将希望寄托于个人特别是青少年。

  村上龙说他终生讨厌“大多数”这个词,他说自己比较喜欢少数,哪怕真理在大多数人手上,他也比较偏向于少数群体。“这可能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性格。我觉得文学作品是为了一小部分人,为了那些被社会所遗弃的弱者所创作的。我觉得一个文学家或者是小说家的立场,应该站在少部分人一边。”

  他认为日本社会是个喜欢倾听多数人意见的保守国度(尽管这个保守国度,一直包容着他自己的标新立异),“出国”或许是摆脱多数人的少数希望之一。1976年后,他经常海外旅行,足迹遍及东南亚、肯尼亚、坦桑尼亚、斐济和欧美各地。

  这一旅行,造就了他一大批以异域为背景的小说:《IBIZA》的背景是西班牙小岛,《悲伤的热带》和《莱弗士酒店》则是东南亚,《纽约马拉松》涉及美国,《她走了》《一个爱情故事》《将我的所有》及《京子》则牵连着古巴,《斐济的侏儒》穿梭多国,重点讲述南太平洋斐济一个混血儿侏儒向侮辱自己的加拿大女市长复仇的故事……

  海外旅行是对他早年的放浪生涯的延续,他以这样的方式来表现自己的“少数人立场”,也从外部去检视日本的集团性自我封闭可能带来的问题。

  去旅行,也造就了村上龙的美食家身份。

  1986年《村上龙美食小说集》出版,以东京、纽约、巴黎等世界主要城市为舞台背景描写男女恋爱,而美味佳肴和名贵洋酒在他笔下则成了出色的舞台道具。长篇小说《第一夜第二夜最后一夜》(2000)讲述的是一位作家与初恋女友相隔20年情缘再续的浪漫爱情故事,书中关于法国菜肴的描写也很精彩。

 村上龙和村上春树同属于日本战后出生的一代人,他们共同见证了日本社会的各个时代:六十年代末的左翼思潮,七十年代的经济腾飞,八十年代的泡沫经济,九十年代的泡沫崩溃,新世纪的艰难挣扎……可以说,他们经历了日本历史上最好又最坏的年代。

  每个人都有其回应时代的方式,村上春树选择做一个专职的作家,只顾埋首于写作。村上龙则继续他青年时代就是活动家、实干家的风格,俨然如变色龙,自由地穿梭于各界,使人搞不明白他真正的身份:说他是作家,当然没错,从《无限近似透明的蓝》到现在,他已经发表了50多部小说,大多数为长篇,写作能量可谓惊人,灵感也从无枯竭的时候。

  他还是一位随笔家,曾写出像《所有的男人都是消耗品》《恋爱永远是未知数》这样的热销书。《所有的男人都是消耗品》根据其杂志上专栏结集,是对社会和世相的百无禁忌的批判和讽刺。

2011读书笔记16:变色龙村上龙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村上龙作品《恋爱永远是未知的》,徐明中译,上海译文

 

  他是取得了经济学博士学位的财经评论员,他曾写出过为青少年职业进行规划的畅销书《工作大未来》,根据青少年的特点、个性、兴趣和专长,为他们设计出五百多种职业前景。2004年,他甚至推出一本被称为“全新概念投资与人生的教科书”——《到山上挣钱去:投资铁律11条》这样一本非常专业的关于投资的图书。该书借助对日本经典的11个寓言故事新编,阐说投资的11条铁律。此外,他还在互联网上发行免费网络杂志,分析日本的经济现象。

  他是音乐作词人和电台的音乐主持人、电视节目主持人、芥川奖评委、美食家(写过料理小说集)、旅行家和潜水滑雪打猎爱好者。

  他是颇有名气的电影人。作为导演,他主要将自己的小说改编成电影,作品有《无限近似透明的蓝》《黄玉》《堕落东京》和《莱弗士酒店》,并凭《黄玉》赢得意大利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奖。作为编剧,他将自己的小说《切肤之爱》改编成剧本,由著名的异色导演三池崇史拍成日式恐怖片,轰动世界。此外,他的小说《69》和《昭和歌谣大全集》近年也分别被改编成电影,反响不错。

2011读书笔记16:变色龙村上龙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村上龙担任编剧、根据他自己作品改编的电影《切肤之爱》(由异色名导三池崇史导演)在国际上轰动一时 

 

  对村上龙来说,小说是他的工作中心,而其他像谈经济、拍电影、做音乐这类事情,就像卫星一样围绕在写作这件事情的周围,这些事情可以为他的写作提供素材。

如果说村上春树是纯粹的作家,那么村上龙就是一个活跃的社会人,他可以说是日本文艺圈的超级变色龙,或者说是全身文化人,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几乎都流淌着才华。任何文化方面的活动,都可以见到他活跃的身影。

  喜欢听爵士乐、喝咖啡的村上春树,作品中反映的正是他最熟悉的小资世界。村上龙的个人阅历比村上春树丰富得多,这使他更像是一位社会学家,作品的内容包罗万象,复杂地折射着他所身处的大都会的面貌,他特别偏爱于与时俱进地表现日本社会怪诞、异色的现象:弃儿(《寄物柜婴儿》)、援助交际(《援助交际》)、自闭青年(《最后的家庭》)、网络病态人群(《共生虫》及《希望国的出埃及记》)……

2011读书笔记16:变色龙村上龙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村上龙作品:《最后的家庭》,徐明中译,上海译文

 

  村上龙甚至当过预言家。他1980年的《寄物柜婴儿》就是这样一部小说。小说写两个一出生就被弃在寄物柜的男婴,带着对世界的恨意和报仇的决心长大,不论社会花上多少治疗的成本都无法抹除他们自闭和破坏的驱力,就如同毒气一般不定时地泄出。结尾令人不寒而栗:其中的一位,找到了可以让东京毁于一旦的毒气。1995年3月20日,麻原彰晃的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下铁制造了震惊世界的沙林毒气事件,造成五百余人死伤。

2011读书笔记16:变色龙村上龙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村上龙作品:《寄物柜婴儿》,栾殿武译,上海译文

  

  在1996年的小说《援助交际》中,村上龙不仅最早以小说描写了日本社会新出现的一种新型的色情交易——“援助交际”,指出这种现象背后是弥漫于千百万都市男女心中的寂寞和欲望。这种大都会的精神荒原,他命名为“寂寞国”,在1998年的《寂寞国杀人》中,他指出家庭崩溃之后,日本人的精神也渐趋转变,无数的色情和谋杀就发生在这样的寂寞国里。

  村上龙以他的小说无情地打开了日本社会的种种病灶,但他其实并不是悲观之人。最显著的一个例子是,他曾在同一个时期就互联网社会写过两部小说,《共生虫》探讨网络促进了种种病态的社会心理,最后导致人格崩溃的过程,另一方面,他在《希望国的出埃及记》里却又对网络抱有希望,他在这部小说里探讨了网络连接人和人、最后导致社会变革的可能性。

  这就是村上龙,一个无法轻易地归类的日本作家和文化人,他投入地享受从事的每一项工作,以此为写作提供养分。在保守的日本,他颇为开放,不带褊狭的岛国根性,只有无所畏惧的探索精神。

  村上龙最新的探索,是去年底刚刚开了一家电子书籍制作公司,除了村上自身的书刊之外,还将濑户内寂听(88岁)等作家的作品电子化,通过美国APPLE等公司的服务配送。公司命名为“G2010”,资本金为1000万日元,由村上以及软件开发公司各出资一半成立。

  这部小说对另一位村上产生了重大影响,他在一次采访中提到,正是在读过《寄物柜婴儿》后,感受到了一种无法挣脱的气场,才构思了《寻羊冒险记》来向村上龙致敬,这大概是一位作家得到同行认可的最高荣誉了。

署名:青柠  发于杭州《都市周报》文艺手册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9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