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影庐书影话

读书、观影 文章版权所有 联系:stevenzh1189@163.com

 
 
 

日志

 
 
关于我
mp

杂志编辑,书迷影迷,业余翻译和写书评,译作为《小津》、《乡关何处: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和《日本恐怖电影》等,书评发在《南方都市报》、《都市周报》等报刊上。

网易考拉推荐
 
 

2011读书笔记11: 硬历史在她笔下变柔软  

2011-05-18 17:03:00|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读书笔记11: 硬历史在她笔下变柔软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战国日本》,茂吕美耶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36元

 

 

    日本的《历史读本》曾经针对历史迷对读者进行了一项战国武将人气投票调查,排行榜结果是:织田信长、丰臣秀吉、上杉谦信、武田信玄、德川家康。但把调查对象锁定在上班族时,排行榜变成:织田信长、德川家康、丰臣秀吉、上杉谦信、真田幸村。
    
   这是茂吕美耶在《战国日本》引用的一则材料,她点出了这些战国名将之所以吸引当代日本人的原因:战国名将的摧营拔赛、开疆拓土,就好比当今的经营公司的风生水起。她以轻巧的视角转换,就将沉重、冷冰、硬绷绷的日本战国史可感可触,变得柔软了。她在后文说,德川家康所以排名高居次席,原因是他在积极主动和改革的魅力方面不如织田信长,脑筋比不上丰臣秀吉灵活,但他“具有耐性与组织经营能力,这是其他两人不可及之处”。而且,德川的名言“从来不向上司请安的人群中,反倒埋有人才”“所有珍宝中,人才最贵重”,表明德川若在当代,肯定是一个松下幸之助这样的经营之神。快人快语的茂吕美耶对于上班族将武田信玄挤出排行榜当然感到不满,她认为武田信玄是真正文武双合的今当英杰,除了会打仗,还懂得经营公司(扩张领土)并得人心(他组成过无敌的铁壁军团),另一方面又会写和歌、作汉诗,而且其人真正的形象是白晳温文的帅哥武将,这种男人上哪儿去找啊?
    
   茂吕美耶体现于《江户日本》、《物语日本》等“历史系列”中的诙谐幽默精神延续到了这本《战国日本》上,首先表现在她对待历史人物的态度上,不太正经,算是歪说,但这歪说按通常情理又说得通。茂吕美耶对战国日本风云人物的态度,可以由她对三本描绘德川家康的历史的态度中体现出来:她认为,司马辽太郎的《霸王之家》掺和了太多作者的个人感情(司马辽太郎很讨厌德川家康),山冈庄八的《德川家康》(有中译本)则又过于抬高主人翁,意思是拍马屁太过,两位大作家笔下的德川家康形象都很极端,只有隆庆一郎的《影武者德川家康》(也有中译本)才合她心,这部小说大胆地虚构了德川家康在丰臣秀吉逝世前后判若两人的原因:他在关原合战前夕即被暗杀,之后由他的影武者影武者世田二郎三郎代替执政……
    
   与其说茂吕美耶认同隆庆一郎对德川家康的态度,不如说她讨厌司马辽太郎和山风庄八对历史过于一本正经的态度,一点也显得不好玩。她对战国日本的解读,显然走的是隆庆一郎的“歪说”但又不离谱的路:在她的眼里,织田信长之所以能够在著名的“桶狭间之战”中大败今川义元,不是因为织田用兵如神,完全是上天的突然助力,是“人力无法预测也无法控制的历史英雄命运”。 同样地,毛利元就(据说是黑泽明《乱》的主角原型)之所以能在“严岛之战”中以四千水军破陶晴贤两万军队,是由于得到“海盗”村上水军的在最后一刻倒向他的结果,如果这支海盗军团当时倒向陶晴贤的话,历史就将改写了。同样也是造化弄人的是武田信玄、上杉谦信在最风显赫的时候,突然得急病逝去,令织田信长得以崛起;而织田信长则被部下明智光秀在动机完全不明的情况下叛变发动“本能寺之变”而毙命,才给了后来的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以成就大名的机会。因此,茂吕以戏谑的口吻说,“秀吉比信长多活了十四年,而家康又比秀吉多活了二十年。也就是说,家康比信长多活了二十六年,才有办法奠定长达二百六十五年的德川幕府根基” “德川家康真正的本领是‘等待’,他一生都在等。只是,倘若老天爷不让他活到七十五岁,即便他等到地老天荒恐怕也没用。”因此,她幽默地将上杉谦信的名言“武运在天,铠甲在胸,功勋在脚下”歪想成“织田是武运,丰臣是铠甲,德川是功勋”。
    
   是的,茂吕美耶对历史的解释,看似不依历史教科书或正统历史小说的说法,将名将的神话和传奇悄然地解体,最终让他们回复到人的真面目,这最为充分地表现于她在《饮食篇》中从饮食角度透视战国风云人物的文章,是非常好看的小品,这些根据野史而写成的战国名将的饮食趣谈,完全冲淡了《大事篇》中充斥着血腥和汗臭味的战国日本的味道,历史摇曳生姿了起来。《织田信长与京都料理》、《丰臣秀吉与割粥》、《上杉谦信与日之丸便当》、《武田信玄的野战食》及《信田信长与骷髅酒杯》……从题目看就很有趣,文中的内容更将战国名将从战场拉回来,与日常饮食联系起来,更具有人味,认人感到亲切。这正是茂吕美耶在《江户日本》和《物语日本》中建立起来的将故事讲得妙趣横生的技巧。在《长寿才能盗取天下?》一文中,茂吕美耶妙解德川家康因长寿而得天下的原因:家康生前爱吃麦饭,事实上小麦的钙质比白米多出七倍,如果平日三餐钙质足够的话,就不会易怒、急躁、坐立不安,也就可以平心静气躺在床上等信长和秀吉揉好天下糕而坐享其成,这样的解释可能会使历史学家哭笑不得吧?上杉谦信是现代“日之丸便当”的发明者,原因是他爱吃梅子,他的军队所带的军粮是便当装白饭,中央搁一粒梅子。武田信玄不但发明“野战烩面”,还发明“野战味噌”,日后日本信州味噌名扬天下,而丰臣秀吉战时的军粮“用内侧沾湿盐水的稻草包装饭,让运送者用手巾或衣服取饭,目的都是为了防腐。待负载米饭的牛马抵达贱之岳时,稻草已经吸收米饭热腾腾的水蒸气,盐水也渗入米饭中,正好成为现代的饭团,只差外面没裹紫菜而已”。德川家康则创了东京名产“佃煮”。有意思的是,这些名将的生前渴望长久的武运功业早已随历史烟消云散,而他们无意得之的小道饭食,竟成为后世日本人生活中的美味,不能不说是历史的一大讽刺。
    
   《女性篇》以战国女性的命运,尤其是战国第一美女——织田信长的妹妹阿市及她三个女儿的命运,更是从反面解构了战国的英雄神话。在茂吕美耶看来,战国日本的上层女人是“一座豪华、金光四射且哀切的时代桥梁”,她们的命运经常被政治所绑架,一点自主权都没有。反而一般的平民女子更加自由些,就像是妓女这个职业,也可以成为养活自己养活家人的伟大工具。《阿安物语》和《阿菊物语》是战国女子的真实笔录,也成为我们了解战国女性命运的第一手史料。阿安在战时随母亲逃亡,“阿安的母亲与从武士的妻子均在天守阁铸造枪炮子弹,而所有被斩下的敌方头颅也都送到天守阁,让女人们一个个绑上名牌。当时身份高的人均习惯把牙齿染黑,女人受武士之托(敌方头颅地位愈高,战功便愈高),还必须负责为头颅染牙。她们于白天为头颅化妆并铸造子弹,夜晚就与这些头颅睡在一起。”阿安起初被炮声吓得魂飞魄散,后来却习惯了,安然在炮声中铸造子弹、为头颅化妆、吃饭、睡觉。而《阿菊物语》讲述她在战争中的逃亡生涯,“在城池陷落那一刻还不忘带走衣服和私房钱”,非常镇定。茂吕美耶紧接着写下全书的点晴之笔:“阿安晚年讲述当年的关原合战时,语气冷得完全是旁观者立场,跟闲话家常一样。阿菊也是如此,这纯然是基于女人心的行动。即使身处战火中,即使耳边炮声隆隆,她们晚年讲述的经验也都是一般日常生活。”茂吕美子说,“倘若是男人,恐怕添油加醋还不够,讲到最后或许还会化为孙子眼中‘砍下某大名头颅的前锋英雄’”。
   
    如果说以往所有关于战国日本的历史以及后世描绘战国风云的男性作家所说的都是类似“砍下某大名头颅的前锋英雄”的历史的话,那么,茂吕美耶在《战国日本》要说的,便必定是前者,战时的一般日常生活。为写《战国日本》,茂吕美耶定然翻看了无数的材料,阅读了无数的小说,最终,她洞悉其中的一切,得出她的结论:“我想,有关战争,男人的话最好少听为妙,要不然至少也要给他减个九十分再放进笊篱筛一下。女人说的则可以百分之百尽信。因为自古至今,女人始终是战争旁观者、牺牲者,也是战争善后者。”也许是对她这句话的强有力注释,近年日本NHK不断以出现以女人为主角的大河剧,比如前年有宫崎葵主演的、收视极高的《笃姬》,明年又将出现由上野树里主演的大河剧《江——公主们的战国》(茂吕美耶在《战国日本》有文章谈及这位江公主)。值得留意的是,《笃姬》所据的原作为宫尾登美子的《天璋院笃姬》,而《笃姬》和《江——公主们的战国》的编剧都同为田浏久美子。透过女人的视角看历史,历史会呈现出更为日常、更为人性的肌理与面貌。

  评论这张
 
阅读(37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