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影庐书影话

读书、观影 文章版权所有 联系:stevenzh1189@163.com

 
 
 

日志

 
 
关于我
mp

杂志编辑,书迷影迷,业余翻译和写书评,译作为《小津》、《乡关何处: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和《日本恐怖电影》等,书评发在《南方都市报》、《都市周报》等报刊上。

网易考拉推荐
 
 

2011读书笔记01:园圃之乐,无关风雅  

2011-03-08 12:35:08|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园圃之乐,无关风雅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一个喜欢阅读诸如《说园》、《植物名实图谱》、《书房花木》、《看草》、《台北花事》或《常见野花》的园林花草书籍的读者,当他捧起刘大任新出的《园林内外》之时,他心目中的固有的园林观念,是否会因此而有所改变?他会不会成为这本书的知音呢?
  
  刘大任在书前的序中开宗明义,中国人的园林写作不外乎以下几种:一是诸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这样的对植物药用价值的研究,二是如欧阳修《洛阳牡丹记》这样的文人骚客赏花玩石的酬兴之作,三是专业的植物志一类著作,四是如周瘦鹃《拈花集》及《花木丛中》一类取材于园林花事的抒情小品散文。前面提到的几本书,均不出这个范畴。
  
  然而,《园林内外》不在其列,它属于另一个系统的“园林写作”,一种基于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园林观念之上的写作。这个西方的园林系统的传统有两个,一个是农业(蔬菜园),一个是植物学:“菜园传统发展出了一年和当年生草花的种法,植物学的传统更是园林艺术的根本,形成了他们对植物生理、习性、生态、环境等多方面相敬如宾的态度。”
  
  于是,与风雅的中国园林写作背道而驰的,刘大任笔下的莳花植草看似很工具性,一点也不浪漫,通篇所谈是如何选种、育肥和防治病虫害,如何保证植株能接受到适度的光照、雨量、温度、风向、土壤等环境……这五十篇几乎篇篇浸透汗水的文章,构成了他的“园林写作”的主调。而其背后所反映的,却是我们闻所未闻的园林观念:园林劳作的所有辛酸劳累,其实是想方设法体贴花草的需要,苦心孤诣,极力要让它们活得自然,活得快乐。正如作者所说的,这样的园林实践,要求的是真正进入植物本身,了解它们的生命循环、生长习性和必不可少的共生关系,把它们最天然的美,重现于梦园。
  
  我们确实闻所未闻,因为在东方的园林观念中,花草树木是为我们人类服务的。刘大任认为,所谓园林代表风雅的观念,其实隐含着一种“取悦于人”的旨趣,山水和园林的设计和营造,无不是为了服务人,除人以外,所有其他生物和非生物,都是陪衬。所谓“雅”,是以人为主的。日本园林稍涉禅意,却还是不脱“取悦于人”意味。在这样的园林哲学下,传统东方人庭园里生长的草树花木,不可能快乐,因为它们只是受摆布的物,生存的意义,附着在人的好恶上面。
  
  对待花草的迥然不同的态度,背后也反映了大相径庭的造园观念。在刘大任看来,中国人造园的最高境界不离一个“隐”字,说穿了,就是“关起门来享受”。传统园林绝对是私家产业,即使是大宴宾客的场面,也只能作为扩大的私人活动理解。
  
  看一看苏州著名的园林便可以发现,不论围墙内天地多么宽阔,围墙外绝对看不出来,连园门入口都有意做成小户人家模样。日本人的枯山水庭园,境界也许超脱些,但那种“禅”,也是一个关门的世界。这种庭园,先天上禁止任何人涉足其间。反观西方的名园、大园,无论是暴发户洛克菲勒和寇尔等人的私家园林,还是可口可乐雕塑园和因尼斯夫莉园,最后都成为向公众开放的社会公共财产,并且成为不错的园艺推广设施,它们在向全社会推广园林知识和实践的普及,促进全社会的园林文化生长,起了有益的作用。
  
  我们对园林的态度是封闭的、自私的,莳花种草,看似大雅,然而因为要花草“取悦于人”,到最后我们喜爱园林和花草其实摆脱不掉功利和实用主义的臭味,变得俗不可耐:我们养花种草,是因为它能净化空气,因为它能带来风水上的好意头,是因为它象征高洁和隐逸,契合了我们的某种美学或哲学观念……
  
  盛大的年节一至,我们用花草将城市装点得漂漂亮亮,然后过不了几天,我们满大街都会看到花草们被抛弃的尸骸(打个比方,请看看春节后广州花市里被抛得四处都是的盆桔的悲惨命运吧)。“任何一个有些规模的园林,我们很少能找到花木的拉丁学名、原产地以及相关的知识”,刘大任说的不只是台湾,也是内地任何一地的真实现状。
  
  相反,西方的园林里,人们始终对植物保持着应有的尊重,园林也就成为所有植物安身立命的快乐之园。这样的园林和花木,因为不必表达人的理性,不必诉说神的旨意,不必宣传和尚的智慧,也不必解释哲学家的理念和艺术家的感觉,而只是健康快乐地生活在那里,得到人们最好的服侍,而呈现出来的美,无论在园丁眼里,还是旁人眼里,都是一种无上之美。
  
  只有将园林艺术看作是大自然生物和非生物体系的一种艺术对话时,我们才能理解肯尼亚兰花协会创始人之一的皮尔斯医生的一句话:“兰花之所以吸引我们,是因为它是那种美得出奇的高贵生物,而且,绝对毫无用处,而人生最珍贵的东西,往往都是毫无用处的。”
  
  《园林内外》其实是以五十篇浸透汗水的文章,来解释这一句话。当然,它说的又岂止是园林这么简单。

 

《园林内外》,刘大任著,黄山书社,28元

  评论这张
 
阅读(7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