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影庐书影话

读书、观影 文章版权所有 联系:stevenzh1189@163.com

 
 
 

日志

 
 
关于我
mp

杂志编辑,书迷影迷,业余翻译和写书评,译作为《小津》、《乡关何处: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和《日本恐怖电影》等,书评发在《南方都市报》、《都市周报》等报刊上。

网易考拉推荐
 
 

2011读书笔记32:井原西鹤的町人小说  

2011-12-12 13:01:12|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读书笔记32:井原西鹤的町人小说 - mp - 日影庐书影话

《井原西鹤选集》,井原西鹤著,钱稻孙译,上海书店 

 

在日本元禄文学三杰(松尾芭蕉、近松门左卫门、井原西鹤)中,松尾和近松都出身武家,只有井原西鹤出身于町人(日本江户时代的工商业者)之家,正因于此,他在元禄文学“世俗化”方面走得最彻底。加藤周一说元禄文学并不是町人文学,但井原西鹤的作品却为町人文学开了一个最辉煌的头。简而言之,同为谈林派的俳谐大师,井原的写法就与松尾芭蕉大异其趣,他的句子例如“今晚地板摇不摇,浮世结亲银是敌”,“这时节睡着醒着,都望着天色”,“出云米千袋,赶紧卖掉吧”,围绕町人的日常生活打转,少了松尾的风雅,多了世俗的鲜活。其次,他成就更为卓著的小说,完全表现町人的日常生活,在日本小说史上可以说是第一个。

    井原西鹤出生于大阪。如果说江户(今东京)是德川时代最大的消费城市,那么大阪就是最大的交易场所。这样的一个町人世界,自然会形成不同于武士价值的町人价值。德川封建制下的町人,大概有两件事是他们最为关切的:性的快乐和金钱的积累。井原西鹤的小说的主题,恰好与此相对应,他最著名的两类小说,一类为描写花街柳巷生活的好色小说,代表作为《好色一代男》、《好色五人女》等;另一类是围绕着町人的金钱生活打转的町人小说,代表作就是这里要谈到的《日本永代藏》(钱稻孙译为《日本致富宝鉴》)和《世间胸算用》(钱译为《家计在精心》)。

    用现在的话来说,《日本永代藏》和《世间胸算用》是经济小说,也可以说是以金钱为题材,正面表现、宣扬町人的价值观。《日本永代藏》收集了一个个商人如何通过智慧和节俭成为巨富的故事,其用意就是大张旗鼓宣扬此种町人哲学。它高调地宣称钱财的获取不靠上天的眷顾或幸运,靠的是当事人的聪明头脑。比如《时运转开彩得彩》写一寡妇经营种种生意,未能如意,最终想出个妙法:将自家的房子做彩头,现场标卖,每个人投四钱银子,就可以抽彩,抽中的人得房子,结果卖出三千张彩票,不但还清债款,还有一大笔剩余,寡妇借此又成了财主。

    所谓的凭智慧致富,不仅指靠正当的路子致富,一些不太光彩的招数也被井原西鹤看作有头脑的表现,完全不考虑其中的道德问题。《墨迹屏风费心机》写一町人见某妓女家中有值钱的古旧屏风,于是巧言令色令该妓女完全倾情于他,慷慨将屏风赠给他,他将屏风卖与富家,借此得到第一桶金,最后成大财主,再将妓女赎出,可谓人财两得。

    除了正面树立町人的价值观,井原西鹤对武士及别的阶层的生活方式大加贬斥,以之作为反面例子,从而更强调町人的谋生之道才是世间最正当的人生之路。《朝担盐筐晚油桶》写一群失所多年的流浪武士,生计无措,只好低声下气投奔一对靠“早上卖酱油醋、中午担挑盐筐、傍晚换为油桶、晚上打马蹄铁卖给马丁”的勤劳的町人夫妇,作者最后总结认为歌道与弓马之事无益于町人,“商家之事须是算盘打得细,天秤称得准,流水账记得勤。”同样,作者在《大黑目聪明神助》一篇中也大肆嘲笑一位精于书法、茶道、连歌、能乐、小鼓、蹴鞠、棋艺、三弦、尺八、净琉璃却无益于眼下生计的人。在他眼中,町人的谋生之道才是最为切实可行的生活方式。

    相比起《日本永代藏》中对经商致富过于理想主义和乐天主义的描绘,《世间胸算用》虽也强调积蓄财富靠智慧和苦心经营的观念,但井原西鹤透过描绘贫人富人如何度过年关的种种光景(更多的是穷人如何想方设法躲债的苦涩故事),对町人的世界作了更现实、更为沉重但也更为谐谑的描绘。加藤周一认为从技术上看,这部短篇小说集和《好色五人女》,几乎可以说是西鹤的最高佳作,不但因为它“观察敏锐,谐谑奏效,叙述紧凑”,更深刻的原因在于,它无情地点出了町人世界贫富分化的现实状况。

    井原西鹤小说的深刻和卓越之处,在于他以越来越现实的笔法描绘町人的世界:以快乐主义始,以悲观主义终;以理想主义始,以现实主义终。他的好色小说,从《好色一代男》、《好色五人女》一路下来,到《好色一代女》,如加藤周一所说,“从单纯的快乐主义向快乐之后的悲惨的空虚感自觉转移”。同样地,他的町人小说,从《日本永代藏》到《世间胸算用》,再到他的遗作《西鹤绝笔》,也有从单纯乐观到最后的空虚喟叹的悲观作结,“从信赖实力主义社会,逐渐转移到厌恶这个对与个人下功夫和能力无关的、由金银力量支配一切的社会。”

    不过,纵使井原西鹤晚年越来越对町人世界持无奈和悲观的看法,他骨子里始终还是町人本性,始终执着于对此岸的关心和性和物质的享乐主义,其小说的调子始终是积极向上的。西乡信纲在《日本文学史》中称赞西鹤“积极地歌颂了人不依靠神佛,只依靠自己来处理自己命运的力量”。尽管他描绘了町人的致富、没落、破产等种种兴衰起伏,但难得的是,他没有如近松左卫门那样转向佛教的宿命观,他写町人就算沦于贫困的境地,也自有一种骨气和自豪,还善于自嘲自谑,也就是始终不失达观。因此,作者就达到了比初期的好色小说更为深刻的境界。”

    元禄时代并非町人大行其道的时代,而只是町人意识抬头的时代,因而西鹤町人小说的读者,并非一般的町人大众,而是中上层町人和武士知识分子,其语言风格当然不全是通俗的,大译家钱稻孙采用明清小说的典雅笔法译之,可说是天衣无缝,其佳胜处,有论者以为胜过知堂译式亭三马。这样的译作,堪称神品,已经臻于翻译的化境:译者根本不是在译书,而是在再创作。读《井原西鹤选集》,钱稻孙对西鹤小说的翻译,显然无愧于这个评价。

发于南都《阅读周刊》,题目有变,链接:http://gcontent.oeeee.com/5/f3/5f364a203e02c9f7/Blog/12a/35321a.html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25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